原创新婚夜,新郎给二百元要新娘伺候婆婆洗脚,姑娘怒退婚:你买不起

时间:2020-01-05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其实洋洋和周肃两个人,结婚前感情还是不错的,也可能是没有涉及到居家过日子,从来没和婆婆相处过一天,两人之间一直都很融洽,有过小争吵,但总能和好如初,这才走到了谈婚论嫁的一步。

周肃前段时间刚刚结了婚,人道是新婚燕尔,浓情蜜意,该是人生最得意之时。别人新婚都是喜气洋洋,满面红光的,可瞧见周肃,却是一脸乌云密布,半点笑脸都没有。

她说我和我妈联合起来欺负她,我真是无语,我妈那么善良一个人,我也是事事都为她先着想,她那个脑子里也不知道整天想什么呢?就是被害妄想症,总觉得有人要害她了。

我想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接受,哪怕是两千块,两万块,也不会。

虽然他没有提过家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,但所谓“好事不出门,坏事行千里”。

可当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才让这对新婚小夫妻走到如此地步呢,当我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,才终于明白了,这故事的走向,真的是让人猜也猜不透,即便知道开头,你也猜不到这结尾。

这新娘走的相当急,连喜服都没换,行李都没拿,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。

“你是孝子贤孙,你洗就是了,何必拉上我,我可没你这份孝心,你若是真有心,怎么不给我爸妈洗脚呢?”

之后洋洋摔门离去,再然后的故事,大家也都知道了。周肃一直拖着不离婚也不是因为他不想离,而是觉得刚结婚就离婚,他们家面子上挂不住,但后来没拖多久,婚还是离了,这该丢的脸也一分没少丢,给老婆二百块让伺候婆婆洗脚的事情,那可真是少见,也难怪大家都对他家指指点点,让周肃一家充分了解到语言暴力的真正威力。

周肃的表情很不屑,仰着头,仿佛自己给了洋洋这两百块钱,是多大的恩赐,仿佛自己就是个金主似的,洋洋应该巴不得把钱收下,然后服务的周周道道,一个屁也不敢放。

我爸妈都没享受到我给他们洗脚的待遇,我现在嫁出去了,给别人的妈洗脚,我爸妈知道了,心里得多不是个滋味儿,我这样做,又算得上是什么孝顺女儿啊?婆婆我觉得你应该能懂我的孝心,也不会怪罪我的,是吧?”

新婚夜,周肃的一场所谓的“公平交易”毁掉了自己唾手可得的美好婚姻,他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问题,还很委屈。

可没曾想,猝不及防,被洋洋啐了一脸唾沫星,周肃愣在了原地,就听洋洋怒不可遏,炮语连珠似的开始了言语进攻。

她自己怎么不想想,自己为什么那么刻薄?那么小气?她怎么就不能稍微忍一下,让一点,和我妈好好相处,也能为我考虑考虑呢。

即便是洋洋不肯,他认为自己也没有多加为难,反而给了媳妇二百元钱,“买”了洋洋的一次服务,他觉得很公平,不仅如此,用行价估量这市场价格,他还多给了,反倒是洋洋“赚”了才对。

如果说为婆婆洗脚,还颇有争议,毕竟这就是情感上的问题,是家庭伦理纷争,可是掏钱出来这个骚操作,才是真的让人无法理解,更难以忍受的。

结婚当天,洋洋和周肃的婚礼办得虽然普通简单,但也是热热闹闹的,该有的都有,什么也都不缺,两个新人从早忙到晚,到了深夜,宾客都走光了,总算只剩下小两口两个人的时候,他们才长长的舒了口气,准备歇下了。

弄得跟自己了不得似的,我看你就是个二百五,你和你妈两个人,简直是让人几欲作呕,我现在都觉得很奇怪,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你这种人的,也是瞎了眼了。

新婚夜,婆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参合进了小两口的二人世界里。本来婆婆若是不作妖,不搞事,一切都相安无事,倒也无妨,可天不遂人愿,当天晚上,就在两人快要歇下的时候,婆婆不请自来了。

“我妈也是好心,你也别管她是不是好迷信,总归心是好的,都是为我们着想的,住几晚就住几晚吧,反正也掉不了一块肉,你只当她不存在,我们过我们的,不就行了?”

在他的想象中,洋洋应该会欣然接受才对,应该会感激自己的宽宏大度和大方才对,可谁料到,洋洋非但不接受,还把他狠狠折辱了一通,连带还退了婚,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。

掏钱了说明什么?说明这位新婚丈夫,压根没把妻子放在平等的地位上,给“服务费”就代表他把妻子当成了“服务人员”,也难怪洋洋会那么生气,反应那么大了。

正如我文上所说的,不是所有交易都是公平的,涉及到了尊严和情感,这场交易从一开始,就不应该存在,更不该被堂而皇之的提出,说出口,对于对方当事人来说,就是一种侮辱。

买卖、交易,这两个词,听起来都颇有些世俗的恶臭味,但你还是不得不承认,只要但凡是个人,存活于世,每天都会遇到。

新婚夜当天晚上,对门的邻居就听到周肃家里丁零当啷,又是摔锅又是摔碗,吵架的声音是此起彼伏,闹了有大半个小时,后来看到新娘哐当一声把门打开,说了句明天就去民政局办离婚,说完把门又给揣上了。

并非所有的买卖和交易都是对等的,人或许应该向前看,应该活的现实,你也应该明白,人活在世,最重要的从来都不是得失,而是感情和尊严。

“我哪知道她脾气那么暴躁,还那么小气,我也没做什么啊,我还是为了她着想呢,可她立刻就甩下了脸子,不仅对我,对我妈也是嘴上一丁点儿都不饶人。

光想想这画面,都让人想骂人,关键是当事人真的觉得很公平,道理还都说不通,你说气人不气人?

洗脚是不是?尽孝是不是?我看你还是去洗脚城另找个女人吧,她不要二百,也能哄得你娘俩高高兴兴,服服贴贴的,但我不行,想要我洗脚,窗户都没有,咱们明天就是离婚,我成全你们一家子的母慈子孝!”

我们每天的衣、食、住、行,哪一个都和买卖交易脱不开干系,吃饭需要用钱,穿衣需要用钱,住房得交房租和贷款,坐车得付车费和油费。可以说,我们认真工作,靠身体力行换取养分,活着,本质上,都是一场讳莫如深的交易。

可洋洋却没有吃婆婆这一套,洋洋是独生女,父母对她虽不算骄纵,但也让她养成天不怕地不怕、快意恩仇的性格,她性子直,说话做事都不会婉转,也不屑去和人虚与委蛇,当下就翻了个白眼,拒绝了婆婆。

从他的思路逻辑来看,的确是这样,婆婆要儿媳伺候洗脚,他觉得媳妇伺候婆婆,是天经地义,是媳妇对婆婆应尽的孝心,洋洋不应该不接受。

打个不恰当的比喻,夫妻之间商量要孩子,没有洽谈好,女人不愿意,于是丈夫掏出几万块甩到妻子面前,我给你钱了,很公平,所以你不应该有意见,好好听话,服务便是了。

现在你进门了,也不能例外,去,打水给我洗个脚,就这么简单一件事儿,洗完就算是正儿八经的入了我家的门了。”

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,自己母亲的脚自己洗,该尽孝也应该是儿子尽孝,把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都强加到女人身上,自以为理所当然,实则是丢人现眼、可笑至极。

展开全文

“呸!你想买我的服务费,我告诉你,你这辈子也买不起,别说是两百了,有本事你现在掏出二十万,我还能勉强考虑考虑。

“不就是洗个脚嘛,你不愿意,那我买还不行嘛,就算是买你一个服务,这是服务费,两百块钱可不少了,在洗脚城里能洗三回了。”

我的要求也很简单,我进门的时候就给婆婆洗过脚,其实也不代表什么,就是告诉新媳妇,进了门,就得把婆婆当亲妈伺候,是对婆家表忠心。

原来传闻呢,除了添油加醋以外,基本上大差不差,没什么大错的,周肃的新婚老婆的确是从结婚当晚就开始闹离婚,把家里弄得是鸡飞狗跳、鸡犬不宁,周肃也是被烦的头昏脑胀,一刻不得安宁。

原因到底是什么呢,周肃也是叹了口气。

要女人洗脚也好,和女人交易也罢,从一开始都是男方家的妄自尊大罢了,又何谈公平。

洗脚这种事情,本来就是一种变相的下马威,若是说要媳妇孝顺,媳妇从嫁进婆家之前,可没喝过婆婆的一口奶,没吃过婆家的一口饭,何来尽孝?

邻居也是纳闷,毕竟当天才办的喜事儿,晚上就闹这一出,也就好奇关注了一下,之后又在周围邻居耳边多了句嘴,就这样,周肃家的八卦传闻早就满天飞了,是瞒也瞒不住,周肃眼看这副局面,他索性就坦白了家里发生的事情。

“我们家有些规矩希望你可以明白,媳妇进了门,要懂得孝顺公婆,我想你这么懂事的孩子,不应该会不懂这个道理。

不涉及感情和尊严,交易自然是付出和回报对等即可,可若是涉及了,仍要去一昧的追求所谓的平等,简直就是一种人格上的侮辱,是冷血无情、是无知无畏。

“哦,原来还有这样的规矩啊,我都了解了,可我,不洗。

洋洋刚开始是不肯的,她觉得膈应,但周肃把洋洋劝服了。

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,心里更加不舒坦了:“我当是什么事儿呢,不就是洗个脚的事情嘛,好洋洋,你就洗一下呗,我妈又不是旁人,她是我妈,以后也是你妈,你今天可是当众叫过的,给自己妈洗脚,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嘛,你就随了妈的心愿,别倔着惹妈生气了。”

周肃闻声寻来,就看到自己的母亲坐在地上要死要活,旁边的洋洋离婆婆站的老远,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,他心里就一肚子都是气。

他爸爸呢,是个腼腆的性子,不会和你多说什么,但我不能不说,从前我婆婆还在的时候,家就一直是婆婆把持的,后来婆婆不在了,家里的担子也都交到了我的手里,我得替老太太看着这个家,不能让一些家风不正的习惯传到我们家里来。

想象一下,若是生活中,夫妻相处都这样,那婚姻简直就是人间炼狱。

但即便是如今这个金钱、物欲涌动的时代,这世上总有用钱也买不到的交易,总有你想尽办法也得不到的东西。

原标题:新婚夜,新郎给二百元要新娘伺候婆婆洗脚,姑娘怒退婚:你买不起

婆婆还算是礼貌,敲了敲两人的房门,才进去,四处看了一下,就把洋洋给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开始了她的表演。

洋洋话不饶人,句句都问的很尖锐,让周肃原本还克制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,他转身出了屋子,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,两个手指夹着,递到了洋洋的面前。

要知道,洋洋和周肃呢,是买了新房的,也没有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,可是之前婆婆突然提出要求,说要在他们的新房里共住几晚,说是老人在,可以帮他们这没有人气的新房镇镇宅,是好事。

婆婆说话的口气可以说是外柔内刚,话说的软绵绵的,但这话可是滴水不漏,根本让人不乏反驳提出异议,俨然是一家之主的派头,不怒自威,一般的小姑娘,怕是早就招架不住,唯唯诺诺的应允了。

若是想让女人听话服软,其实真的很简单,不是你充土豪似的撒钱,公平和她交易,而是用心去爱她,让她感受到被尊重被呵护。

我们生活中的交易,从来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,是为了得到幸福做的无伤大雅的牺牲,可若是为了交易而牺牲幸福,还自以为很对,如何不是本末倒置?

反正这事儿,我觉得不能怪我,要怪只能怪她小气,我反正是不会和她道歉的,她当天晚上把我妈都说哭了,不给我妈道歉,还想我给她道歉,门都没有,离婚就离婚,谁还怕了谁不成。”

婆婆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索性开始抹眼泪,呼天抢地,把隔壁的周肃给引了过来。

大家觉得洋洋做的对吗?她应该给婆婆洗脚吗?她应该接受丈夫“大方”的馈赠吗?